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天使的博客

肖像权所有 严禁转载

 
 
 

日志

 
 

【引用】【小 说】女兵日记(一)(二)  

2011-05-30 23:5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婉约云儿      编辑/萧雪

 

(一)

            闺蜜,是每个女生不能错过的人,她被我经常亲切的喊为金(靳)子,其实是一个从小就互住在对方家里的闺中伴(侣),不过我们不是水晶。现在的她已经如愿成为美国公民,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因为那是她的理想。而我也在为梦想打拼,从梦想当作家到想当舞蹈家,之后再次回归最初的理想,做一名笔耕的码字人。

    

    某年的十一月十一日这天早早醒来就无法入睡了,有点小善感的我总是有些许忧郁的感觉。生活中往往是这样,越是到分别时刻,就感到家是如此的亲切,看和闺蜜在身边熟睡的样子,真的很不忍心惊动,但是军旅的号角似乎已经在耳边响起了,那位15岁就进入军营的父亲做梦也没有想到从小最爱哭泣的小女儿要当兵走了,插上了军绿色的翅膀,她要去远方飞翔。

 

    最后一次再看我的双人床,床旁边的一侧都是我喜欢的舞蹈画册以及我喜欢的影星的画报,军人是不需要这些花花世界的,即便是裙子我也都割舍的下。平时总对我严厉的妈妈也围着我和金子开着玩笑,一切都是祥和的,让我这种无忧故作愁的小女生有点找不到感觉了。

 

            要离别了,说好的朋友的车子没有来,而不该来的短信却来了,是一番情深意切的温柔语,却是一个老兵的虚伪套词,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的责备过分了,因为军人不喜欢送别,所以老兵没有来送我。但是妈妈却执意要送我,走出家门遇到了小学同学,她是拥有一份特殊人生的女生,她也要执意送我,于是一行人开始步出大院的大门。

 

    临别之际我只说了一声:“妈,我走了!”就赶紧迈开步子向往走,不敢于回头,金子在这个时候说感觉今天并不是送我离开去那遥远的地方似的,而我也真的没有分别的离情别意。当我们打上车准备上车的时候,只见妈妈急匆匆的跑来,塞给我一团钱,但是她的眼睛已经红红的了,一时间离别的感觉来了,心感觉了痛,再次和妈妈说不要她到车站,并急切的上车走了,车窗外妈妈的影子模糊了,是我晶莹的泪水。

 

            后排座位的三个少女都流泪了,我笑着说眼睛发汗的感觉真好。她们一个个都像婆婆似的叮嘱我,要打电话要写信。抵达了火车战,首先遇到的是因为我也成为军人的另外一个闺蜜小娴,她的哥哥是个摄影爱好者,为我们一行七人留下了特殊的合影,金子站在中间但是很孤单,因为她是唯一的特殊的黑色风衣,俊俏但是却也羡慕我们另外一些人的统一着装,后面小娴的哥哥为我们放大成为黑白色记忆,几个姐妹的过去被定格为黑白色回忆中,彩色则在各自的心理。

 

    在这个特殊的时候我的舞蹈老师兼我们曾经的队长来了,他瘦高的身材依旧,只是脸色不是很好,没有他我或许不会成为文艺特招兵,他在我这里有很多个角色,兄长、老师、伯乐等等,在分别的时候我们握手了,只是只有我知道这次他握手的力量大了很多,而我能给与的就是一眸深深的凝视,或许因为他也是军人的缘故,他处事总是很果断和自我。

 

    因为我们在一边要听领队指引和简单的训话,所以进入车厢内却一直找不到我的爸爸和我的金子,后面听到声音才看到了两位可亲的人,可是到这个时候却没有了任何语言,我知道自己的喉咙发紧,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拉着金子的手让泪水任意的流淌着,看着她的泪水不断滑落,听到她已经泣不成声了,再望向15岁就从军的爸爸,他的眼圈红了,也有晶莹的感觉,但是他没让它们落下来,那是生平中唯一一次看到爸爸那样,唯一的一次。

 

            远处的老师在微笑着,或许是哭泣的样子让他有一次嘲笑我了,记得在他面前曾经无数次的哭泣过,因为排练,因为练功,还因为很多不值得哭泣的事情,因为我一直是个爱哭的女生。列车在这个时候开动了,泪水是伴随着一起流动的水珠,老师高大消瘦的影子远去,连同爸爸和金子的影子一起消失了。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每个人的嘴巴都被封住了似的,相视无语。但是男兵们却不管这些,几个小时的行程,它们开始大吃二喝,还打起了扑克,几个小时行程,逐渐消散了离情别绪,梦中绿色的军营却要越来越近了,那是怎么样的一片土地呢,记得小时候看到爸爸早前部队的军装,和军绿色的小包,很是喜欢,没想到15年之后我正在向那片绿色走近,一切都是绿色的,充满了希望。

   

(二)

十一月的天气,外面已经显得很冷清了,因为绿色全无,但是对于一群15岁至19岁的女生和男生来说却是一种新奇,因为所有的人都是第一次离家远行,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阴郁慢慢的从心头消失,接下来的是对未来绿色军营的向往和幻想。

 

    从小就很喜欢想象爸爸当那年15岁从戎时候的心理,走出大山进入军营,从班长到排长到团长,一路走过的岁月是什么样的,而且爸爸会拉二胡。虽然他不是文艺兵,但是弄乐器我都不如爸爸,只记得小时候爸爸拉起二胡的时候我总在旁边唱小调,所以各种戏剧和歌曲都是随口就来的,只是我的声音从鼻音很重,爸爸一再更正我,还是不见效,所以他也罢了,好在我的专业是舞蹈,声音不是重点。

 

    其实爸爸对我的期待有两样,一是希望我学三弦,因为他很喜欢,二是希望我上法律相关的大学,作律师是最好的,但是从小被娇生惯养的我却选择了很辛苦的舞蹈,从8岁起就开始练功,成为一个十足的闻鸡起舞的人,162的身高却只有82斤,时常有人羡慕那纤细的腰肢如杨柳一般,不过当时我的并不觉得骄傲。

 

    几个小时的路程很快到了,只是抵达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大同火车站有车来接,是在省歌舞团考试时见过的首长,一位慈祥的长者,经过长长的出站路程之后,大家相互帮助将东西都放上车去,车子很快行驶进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接着是军队大院,接着是没有路灯的一片黑暗之地。有人很奇怪的问队长为什么没有路灯,队长笑着说这是军营的特点,我们都相视一笑吐吐舌头,倍感神奇。

 

    文工团的栖息地被安排在电影院旁边的电影队的几间阅览室内,所以我们放下了东西就被带领着去吃饭,走到了隔壁的操场后,安排我们的人说你们在这里等着,预示我们一行9人就站在原地等待着,但是过了五分钟都没有人说话,四周寂静的有点后怕。

 

    这时吹长号的大胖说了句话将我们逗乐了,他用极其标准的太原话说:这是拉到黑豆地里吃饭了吧?在一阵大笑过后,对面一排长长的屋子亮起了灯,我们雀跃的走过去吃了第一顿部队餐,现在回忆只觉得当时的馒头很好吃,四菜一汤的食物很美味,漫天的星斗很耀眼,不敢大声喧哗的我们都只能在内心雀喜。

 

    回到电影队,直直进去是男兵宿舍,而一进门过一间屋子拐弯就是女兵宿舍,军绿色的被子和洁白的传单,很整洁很清新,偌大的一间屋子可以放十张单人床,6个人住这样的的屋子的确有点太大了,说话都有回音的。我选择和只有15岁的佳佳一起休息,因为没有枕头,我们只能用衣服迭起当枕头,上面铺上我们自己的毛巾。

 

    一直无法入睡,我在想着军营生活原来是如此自由,因为从小没有姐姐的我总盼望和姐姐妹妹一起生活的,而在军营里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想,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笑,只是没有笑出声来,军营有抑制笑声的作用,因为太安静了,让我为终于从妈妈琐碎的唠叨声中完全脱离出来而开心,这点抑制算不了什么,但是后来太多的束缚还真让有透不过气的感觉。

 

    夜深了,终于做梦了,但是却没有一副绿色的画卷,而是有吧唧吧唧吃东西的声音,一下子醒来却发现是15岁的佳佳在做咀嚼状,好像没有断奶的孩子一般,于是我嘴边的笑意更浓了。。。。。。

 

 

点击进入《女兵日记》(三)

 

紫色分隔线 - 萧雪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